主页 > 叫做之美 >以行草练字的底蕴,行笔挥墨为服装:新锐服装设计师 ARC U >

以行草练字的底蕴,行笔挥墨为服装:新锐服装设计师 ARC U

2020-06-17 17:04:13 来源 : 叫做之美 点击 : 877

近几年「时尚」与「街头」几乎划上等号,「运动」、「机能」等设计上聚焦的重点,让潮牌豔丽招风,气氛是躁动喧闹。在此时认识与这波街头风潮背道而驰的「arc us arkus」,像是在万紫千红的画面里,瞥见那黑墨悠悠的一撇挥毫,以轻盈的姿态为这城市画上一道隐晦的优雅,更唤起心底那让人「爱上服装」的年代——安特卫普六君子、Issey Miyake(三宅一生)、Yohji Yamamoto(山本耀司)、Rei Kawakubo(川久保玲)再到 Antonio Marras 带领的 Kenzo 。

 

在 SS19 品牌发布会上,遇见了 arc us arkus 设计师张剀诒,一如其作品风格般安静低调;沈默寡言、甚至可说是惜字如金的他,带着些许忧郁的艺术家气息。从会场摆设到服装本身都如是,没有过多的装饰,洁白宁静,在此却恰到好处:少一点点即乏,多一点点对他来说便是造作。

 以行草练字的底蕴,行笔挥墨为服装:新锐服装设计师 ARC U       

面对品牌名「arc us arkus」意思的提问,「谦而不让,身如弓。」张剀诒缓缓解释。这短短一句既是品牌精神,也是他对自己的激励。「鞠躬」的「躬」暗示着「身如弓」,依据说文,弓字有「以近穷远」之意——弯身如拉弓,将弓弦向后拉,拉力虽向身后,射力却向前。而面对创作与人生的态度,张剀诒亦如此,虚心退之,道力向前。

  服装可以为人带来美和自信 ,因此服装的精神或灵魂是相对重要的。         

从国小开始便进入美术班,学习环境里接触的事物奠定张剀诒的美感。「以前爷爷是开裁缝车行的,奶奶平时也会帮我们缝缝补补、改改衣服裤子。高中开始从杂誌接触到服装,又浮现小时候这些记忆。」于是就这幺踏上服装设计之路。而如今形塑 arc us arkus 独树一帜的设计美学,约莫是源自于张剀诒练字行草的书写习惯。arc us arkus 的服装做工讲究「规矩」,该精緻的细节,分寸之间都必需计较,方能完美呈现;但其中却不失随性的挥洒,以线条与垂坠打破着疆界。版型结构虽然看得出忘我,却不至于潦乱,好比楷书与草书之间的拿捏;行笔挥墨间,偶见大胆与破格,工整却不失富饶兴味的余韵。

  以行草练字的底蕴,行笔挥墨为服装:新锐服装设计师 ARC U以行草练字的底蕴,行笔挥墨为服装:新锐服装设计师 ARC U 以行草练字的底蕴,行笔挥墨为服装:新锐服装设计师 ARC U以行草练字的底蕴,行笔挥墨为服装:新锐服装设计师 ARC U 以行草练字的底蕴,行笔挥墨为服装:新锐服装设计师 ARC U以行草练字的底蕴,行笔挥墨为服装:新锐服装设计师 ARC U   

翻阅 arc us arkus 的作品,黑色为主的色调里,点缀着些许橄榄绿,隐身其中的一两款缇花大衣则是个惊喜。厚重的材质抽皱,带着不修边幅的率性感——像是将自身放逐于山海间的游牧人,有感便信手捻来提笔作诗,郁郁的情绪中散发着灵魂的浪漫。

       

不同于许多服装设计师多以音乐、时事、自然、艺术或特定年代氛围作为灵感,张剀诒着重在重複思考服装地本质;那不仅仅是拆解服装的版型和製作,更是拆解人们「穿、脱衣服」这行为的心境与过程。从接触布料、製作,再到使用它、洗涤它以及与它共度的时日,将这与服装共处、人们近乎日日循环练习的动作行为融入发想;带着书法习字的美感底蕴,让作品中的每道摺痕或摆动,自成穿脱过程里绝妙的一笔。

 以行草练字的底蕴,行笔挥墨为服装:新锐服装设计师 ARC U以行草练字的底蕴,行笔挥墨为服装:新锐服装设计师 ARC U以行草练字的底蕴,行笔挥墨为服装:新锐服装设计师 ARC U以行草练字的底蕴,行笔挥墨为服装:新锐服装设计师 ARC U以行草练字的底蕴,行笔挥墨为服装:新锐服装设计师 ARC U以行草练字的底蕴,行笔挥墨为服装:新锐服装设计师 ARC U       

2019 春夏系列的作品,不仅充满了令人会心的巧思,其概念更是令人感到玩味。以「衣橱」作为灵感——一个人们日常拿来容纳服饰的空间,张剀诒将衣橱与服装的角色对调,让服装成为衣橱的载体。衣架、衣袋、洗衣袋与随性乱挂的衣服……这些衣柜里常出现的物件与景象,张剀诒巧妙将其化为设计里的细节;跳脱服装原本的「物件」,让身体成为并乘载着一处移动的「空间」。

  

如同张剀诒所深信、并贯彻的「谦而不让」,低调而实在地让服装自身表达。「身如弓」,也因此 arc us arkus 的作品在冷硬俐落的轮廓里,除了有着浓墨重彩的语彙力道,依然透着谦诚与温柔的质地。

All Images Courtesy of arc us arkus.

 【本文经《Polysh》授权刊登,原文于此】


相关阅读